秦王 符堅(338-385)

  苻堅字永固,一名文玉,略陽臨渭(今甘肅秦安東南)人。氐族。祖父苻洪,是十六國時期前秦的奠基者。

  苻堅自幼聰明慷慨好施,舉止不逾規矩,八歲時就主動求師讀書。他的祖父苻洪驚喜地說:「我們戎狄部族世代只知道喝酒,你小小年紀卻要求讀書,真是太好了。」欣然滿足了他。

  永和六年(350),曾先後投靠前趙和後趙的苻洪,自稱大都督、大將軍、大單于、三秦王,開始獨樹一幟。但他稱王不久就被人毒死。臨死前,苻洪囑咐兒子苻健急速入關,以關中為根據地。苻健遵從父命,率部眾進入關中,攻佔了長安。入關以後,苻健拜苻堅為龍驤將軍,他流著淚對苻堅說:「你的祖父當年就曾被授予這個封號,我把這個封號授給你,望你好自為之。」這時,苻堅年僅十三歲。

符堅

  永和七年(351),苻健自稱天王、大單于,國號大秦,次年又改稱皇帝,史稱前秦。苻健在位期間,留心政事,關中地區開始出現復甦氣象。他在位四年病死。繼位的苻生,是個剛愎自用的獨眼暴君,以殺人為兒戲,即位不久就殺了后妃、公卿、宦官、宮女五百多人,手段慘毒,妃嬪和大臣們戰戰兢兢,度日如年,都把希望寄託在苻堅身上。

  苻堅成人以後,博學多才,胸懷匡濟天下的大志,廣泛結交英豪,在他周圍逐漸集中了王猛、呂婆樓、強汪、梁平老等一批有王佐之才的人物。他們都不滿苻生的殘虐無道,極力勸說苻堅取而代之。升平元年(357),苻堅殺了殘暴的堂兄苻生,自居大位,去帝號,稱大秦天王,在王猛等大臣的輔佐下,首先著手對內政進行整頓。

  始平(今陝西興平)一帶的氏族豪強大多是跟隨苻健入關的宗戚舊臣,驕橫不法,胡作非為。苻堅任命王猛為始平縣令,用嚴刑峻法迅速改變了始平的局面。隨即又任命王猛為中書令兼京兆尹,對京城地區蠻穔不法的氏族權貴嚴加整治,京城的風氣為之改觀。

  苻堅也採取措施大力恢復和發展農業生產。他即位不久,就開放山澤,讓百姓與官府一同開發生利。升平元年秋天,關中發生了嚴重的乾旱,苻堅率先節省開支,把官府的金玉綺繡都分發給士卒,後宮不許穿錦衣。在天旱無雨,播種困難的情況下,他下詔推行漢代氾勝之創造的區種法,又組織人力興修水利,鑿山起堤,通渠引瀆。為了通商行旅的便利,苻堅又下令從長安到各地,修築了寬闊平坦的大道,沿途二十里設一亭,四十里置一驛。這些措施,促進了前秦經濟的迅速恢復和發展,出現了田疇修闢、倉庫充實的興旺氣象。

  苻堅廣設學宮,獎勵人材,公卿以下的子弟都須入學。他每月親臨太學視察,考察學生的學習狀況,分定不同的等次。他規定輪替值勤的中央禁衛軍都要修學,對於不學無術的官吏,他的處理也十分嚴厲,凡百石以上的官吏,學不通一經、才不成一藝者,一概削職為民。於是人心思勉,一時人才濟濟。

  晉廢帝太和四年(369),桓溫率師北伐前燕,進軍枋頭。前燕主慕容暐向苻堅求援,許諾將虎牢(今河南滎陽氾水鎮)以西的地區割讓給前秦。符堅派兵二萬救援,迫使桓溫退兵。但慕容暐在晉軍撤退後毀約,拒不割地。苻堅大怒,派遣王猛督師向前燕發動了進攻。前燕統帥慕容暐集結三十萬軍隊在潞川(今濁漳河)一線抵禦秦軍,採取以逸待勞的守勢,伺機反擊。王猛派精兵五千,趁夜從小道繞至敵後,放火燒毀了燕軍輜重,迫使燕軍出兵應戰。燕軍大敗,被殲五萬餘人。次年,苻堅又派王猛攻燕,降斬燕軍十萬人。王猛率師兵臨鄴城,慕容暐不得不俯首投降,前燕滅亡。

  此後數年間,苻堅又派遣軍隊先後消滅了仇池(今甘肅成縣西)的氏族首領楊纂、前涼、代國等割據勢力,並在東晉孝武帝太元七年(382)派大將呂光進軍西域,相繼討平了西域三十六國,自西晉末年以來長期紛擾割據的黃河流域,終於重新實現了統一。

  北方統一以後,苻堅決心調集百萬大軍,乘勢把東晉也一舉予以消滅。早在寧康三年(375)王猛病逝前,就曾告誡苻堅不要急於攻打東晉。可是,符堅連連得勝,心高氣傲,已志在必得了。

  太元七年十月,苻堅召集群臣商議攻晉。他說:「自從朕即位以來,將近三十年了。現在四方都已平定,只剩下東南一隅還未征服。現粗計可徵集士卒九十七萬。朕親自率軍伐晉,眾卿以為如何?」秘書監朱肜稱頌威德,認為正是時機。苻堅聽了十分高興。可是更多的大臣卻表示反對,認為東晉君臣和睦,內外同心,又據有長江天險,恐怕不容易取勝。苻堅則很不以為然地說:「春秋時的吳王夫差和三國時的吳主孫皓,他們都據有長江天險,最後都不免於滅亡。現在朕有近百萬大軍,即使把馬鞭都投進長江,也足以截斷江流,還怕甚麼天險?」(成語「投鞭斷流」)但是,大多數臣僚還是反對出兵伐晉,讓不能決。

  苻堅命群臣退出,只留下弟弟陽平公苻融,準備跟他單獨商量。不料苻融也反對伐晉,他懇切地對苻堅說:「依臣之見,目前伐晉有三難:一是時機不利;二是晉朝無隙可乘;三是我軍連年征戰,將士疲勞,百姓負擔沉重,都不願打仗。那些說晉朝不可征伐的人,都是忠臣,希望陛下採納他們的意見。」滿心希望苻融支持伐晉的苻堅大失所望,變色道:「沒想到你也這樣,朕還指望誰呢?朕有精兵百萬,物資器械堆積如山,朕雖然算不上英明君主,可也不是庸劣的昏君。乘著連戰皆捷的有利形勢,去討伐垂亡的東晉,還怕不能取勝嗎?決不能留下東晉貽害子孫,讓它長久成為國家的禍患了!」

  苻融流淚再次勸告說:「晉朝不可能滅亡,是非常明白的事情。現在舉兵伐晉,恐怕難有必勝的把握。況且目前更堪憂慮的還不是晉朝。現在鮮卑、羌、羯等各族的勢力佈滿了京師附近,他們都有異心。如果陛下親征,只剩下太子和幾萬疲弱士卒留守京師,臣擔憂會有心腹之患。到那時後悔就來不及了。即使臣的意見不值得採納,難道王猛臨終前說的話,陛下也忘了嗎?」可是苻堅決心已定,執意不聽苻融的勸告。

  反對伐晉的大臣們仍不甘心,又鼓動了苻堅平時最信任的高僧道安、最寵愛的妃子張夫人和小兒子苻詵輪番勸諫,依然毫無用處。相反,前燕的降將慕容垂竭力慫恿他伐晉,苻堅卻引以為知己,很高興地說:「與朕共定天下的,只有卿一人而已。」

  太元八年(383)八月,苻堅下令將八十多萬軍隊分成三路,水陸並進。他親率主力,以苻融為前鋒,從長安出發,浩浩蕩蕩地殺奔東晉而來。

  然而,不可一世的前秦軍隊卻遭到了東晉的頑強抵抗。這年十月,兩軍前鋒在洛澗、壽陽一線相遇,夾淝水而對峙。苻堅與苻融一同登上壽陽城頭瞭望,只見晉軍陣容齊整,將士精銳,感到自己面對的是勁敵,心中不免有些慌亂,以致把八公山上的草木都當成了晉軍。

  晉軍乘著前秦軍隊立足未穩之機,利用符堅驕傲和希圖速勝的心理,用計渡過淝水,把前秦軍隊打得大敗。苻融陣亡,苻堅自己也中箭負傷,狼狽撤退。失魂落魄的前秦士卒日夜不敢停歇,聽到風聲鶴唳,都以為是晉軍追來了,加上凍餓、逃散者,損失十之七八,幾乎是全軍覆沒。

  淝水一戰,前秦從此一蹶不振。先前被苻堅所滅的許多國家又相繼復國,少數民族的首領也紛紛據地自立,北方再度陷入分裂割據的局面。太元十年(385),符堅被他原來的部將姚萇俘殺,時年四十八歲。十年後,前秦被後秦攻滅。

       當代著名作家「柏陽」把「符堅,李世民大帝和康熙大帝」稱為中華帝國古代三位最傑出的皇帝之一。

 

郵傳千里    中華帝國興亡史    中華百家姓    

一休禪堂    翰林別院    一葉留言

Disclaimer @ Copyright 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to

 webmaster@greatchinese.com